电话  020-86508205  关于名鞋网

市场情报 -->其它

本周舆情| Vogue香港创刊出师不利?封面人物选择Gigi Hadid引争议


1康泰纳仕集团董事长Jonathan Newhouse曾表示,只有推出Vogue香港版才意味着集团真正进入亚洲的时尚领域.jpg



在纸媒行业进入寒冬的现今,除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外,开辟新兴市场也被视为破局的方式。

 

康泰纳仕国际旗下杂志Vogue香港版首刊于近日日正式发售,这是该集团创办的第26个Vogue区域版,也是继Vogue China和Vogue Taiwan后第三个版本的华语Vogue杂志。

 

该杂志分为纸质印刷版和电子版,纸质版以繁体中文形式呈现,官网则采用中英双语,由康泰纳仕授权Rubicon Media Ltd 负责出版,由曾为《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纽约时报》等刊物撰稿的Desiree Au担任杂志发行人,原香港本土杂志《号外》出版人及总编Peter Wong担任主编。

 

首期杂志封面人物为90后超模Gigi Hadid和孙菲菲,她们身着Chanel 2019春夏高定系列,摄影师为Nick Knight。Desiree Au在接受美国《女装日报》采访时表示,该封面旨在体现香港东西方融合的文化特点并向Karl Lagerfeld致敬。




对于封面人物的选择,Desiree Au称Gigi Hadid十分具有当代都市气质,活力十足,这与香港的氛围十分相似,而孙菲菲作为中国人在西方也很受欢迎,杂志需要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Gigi Hadid曾因在朋友聚会中眯眼模仿佛像被批种族歧视,遭亚洲网友抵制,以至于未能参加在上海举办的2017年维秘秀,因而此次Vogue香港版选择其作为封面人物之一也惹怒了部分网友。




6Gigi Hadid因眯眼模仿佛像而被指歧视亚裔.jpg

7.jpg


对此,Desiree Au表示她不认为选择Gigi Hadid会引发争议,“香港对于相关事件有自己的独立看法,与其他地方的情况不同。”

 

“虽然不排除中国内地和台湾的读者可能会对Vogue香港版感兴趣,但我们主要面向的是香港以及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等海外侨民。”她在采访中表示,杂志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吸引广泛的读者数量,而是具有强烈的文化倾向,这将令Vogue香港版与其他地区杂志区别开来。

 

Vogue香港版中将包含长达30页的文化板块,Desiree Au称这对时尚杂志来说意义重大,杂志致力于向香港充满活力的艺术和文化气息致敬。

 

康泰纳仕国际的编辑发展执行董事Karina Dobrotvorskaya则表示,香港具有强劲的奢侈品市场,是整个亚洲国际购物的交叉点,对高端时尚品牌和现代艺术有着巨大的需求,提供了时尚与艺术、本土与国际、传统与创新的多元组合,香港有自己的风格和声音,希望Vogue香港版能将传达这种独特的风格和声音。

 

因悠久的历史和巨大交易额被视为全球艺术市场晴雨表的巴塞尔艺术展就将香港作为举办地之一,这也为Vogue香港版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艺术资源。该艺术展成立于1970年,是世界公认水平最高的艺术博览会,每年于香港、瑞士巴塞尔和迈阿密三地举行,2019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也将于3月29日向公众开放。

 

康泰纳仕国际还强调,Vogue香港版将是一个多媒体平台,杂志几周前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系列由梁洛施、张柏芝、Angelababy等明星拍摄的线上内容。

 

Vogue香港版首期杂志共约350页,售价为每本50港元,目前共印刷三万五至四万本,按年订阅可享受7折优惠,可在报摊、便利店、航空公司休息室等地购买。杂志还与高端购物中心香港置地广场达成协议,成为内容合作伙伴。另外,香港公司Casetify还会推出一款印有“Vogue Hong Kong”字样的皮质iPhone手机保护套。

 

目前,Vogue香港版将面临与Elle香港版、Harper's Bazaar香港版的竞争,后两者都由南华早报集团和赫斯特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发行,这两家公司早在1984年就合作推出Cosmopolitan香港版,随后又在1988年合作推出Harper's Bazaar香港版,2012年合作推出ELLE香港版。

 

不过据统计,香港现有时尚杂志发行量平平,ELLE香港版每月发行量约为4.5万份,Harper's Bazaar香港版月发行量约为3.2万份,Cosmopolitan香港版约为5.8万份,相比之下,《Vogue服饰与美容》在中国内地的的月发行量为160万份,甚至超过了美国版的120万份,有人认为Vogue香港版可能会沦为中国内地版附庸。

 

在亚洲推出的Vogue杂志中,目前仅有日本版和中国台湾版由康泰纳仕国际集团单独运营,其他均以刊号合作、合资或版权合作形式扎根各自市场,此次选择扎根香港本土地区的《号外》杂志原总编出任Vogue香港版主编似乎也是出于深耕本地市场的考虑。

 

令业界关注的是,拥有Vogue、GQ等王牌时尚杂志的传媒巨头康泰纳仕早前便传出要开始“收紧裤腰带”的消息,在决定把美国和国际业务合并后,要求旗下包括Vogue、The New Yorker等杂志主编负责制定新的削减预算方案,包括生产费用和裁员计划等。

 

随着数字化媒体的加速崛起,以纸媒业务为主的康泰纳仕集团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有人认为,“愤怒”、“否认”以及“混乱”三个词语很好地总结了该集团近10年来对数字化浪潮作出的反应,其业绩也一直处于下滑状态。据悉在过去两年中,康泰纳仕集团已亏损约2.5亿美元。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推出Vogue香港版,显示出康泰纳仕国际对亚洲市场依然野心勃勃。根据康泰纳仕国际集团最新官方新闻稿的说法,该集团看中的正是香港作为亚洲乃至世界的购物中心这一形象。

 

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nathan Newhouse也曾表示,香港是一块长久吸引消费者的磁石,更是大中华区品味的象征和奢侈品中心,只有推出Vogue香港版才意味着康泰纳仕真正进入亚洲时尚领域。

本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与我们联系。